X数码驿站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X数码驿站网 » 游戏

倾诉 | 婚房被要求从独单升级为偏单 多出来的一间房究竟能证明什么?

倾诉 | 婚房被要求从独单升级为偏单 多出来的一间房究竟能证明什么?

主持: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大凡 28岁 职员

我叫大凡,西北人,本科考到了这里。我也动过心思,毕业后要不要去南方看看,反正处处无家处处家。让我决定扎根的直接因素,就是她。

我们俩的感情,简单、纯粹。至少我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我们俩有故事,可能还是一辈子那种的。我凭着一腔热血直抒胸臆,也没想过给自己留退路——我站在她面前,等她点头。她当时羞红了脸,悄悄地说了声行。

倾诉 | 婚房被要求从独单升级为偏单 多出来的一间房究竟能证明什么?

摄影:杨扬

阿德:那是人家也喜欢你,不然怎么可能点头。

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或者说可以为幸福代言了。从小到大,我对幸福的感受很陌生。也许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性——没有失去过什么,也就不会体会真正拥有时的巨大快感。

我们当时就是单纯的爱。下课我去她学院楼找她,或者她在食堂门口等我。操场或者小超市,我们俩手牵手瞎转悠,时间被我们拼命浪费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们在一起过。

其实直到毕业,我都没有想过,我们俩的家境是否存在差距。我成绩相对优秀一点,自小就是学生干部,心高气傲也是常事。我总觉得我有能力给她创造她想要的一切,干什么考虑我爸妈或者她家人?

阿德:你这样想是够上进。但恋爱上升到了谈婚论嫁,怎么可能不对家庭关系进行了解,至少也得做到信息对称吧。

反正我很少跟她提我家人。不是她不感兴趣,是我的顾虑——说到底,还是因为我爸,把家快给折腾散架了。他这个人游手好闲,狐朋狗友一大堆,不是合伙做生意被骗了钱,就是以为又遇到了真爱,做出了出轨的荒唐事。我高中时,他就和情人住在了一起,常年也不回来,对家里也是不管不顾。我心疼我妈,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就打听到他外边的小家那里去理论。我没想动手,却被我爸狠狠打了一个巴掌。我永远记得火辣辣的疼,不止疼在脸上,是划在心头上的。

从那之后,我很少跟外人谈论起家人。就连她也是如此。一是觉得没有必要,二来让她知道我生长在这样的恶劣环境里,对我们俩的感情也没有什么帮助。可是我们俩的感情加深,毕业也有了工作,有一天她跟我说,想带我回家看看。

阿德:这是她的心意。不过你做了哪些准备?

倒是备了茶叶和水果,但没做什么心理准备。毕竟我们在一起也很久了,我觉得从恋爱到结婚,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去见她父母,也不是为了征求他们的同意——说一句不该说的,即便他们不同意,我还是一条路走到黑。

她父母给我的第一印象,还是挺可亲的。尤其是她爸爸,一看就是从小的文艺骨干,两杯酒下肚,饭桌上就开始唱起歌来了。她妈妈也总冲我笑。她妈妈很自然地问起我家里人的情况。我回答是普通工人,文化水平都不高。她妈妈没再说什么,一个劲给我夹菜。

我以为我的这次表现,获得了二老的认可。毕竟这么多年在学校组织活动,场面话还是会说几句的。没想到,转天她妈妈就申请加了我的微信,跟我说了一番话。

阿德:我八成能想到说的是什么。

她说从小就没亏待过女儿,不仅好吃好穿供应着,尤其注重教育,所以她女儿弹得一手好钢琴,还懂得诗词歌赋。她曾经想过女儿的终身大事,也做过各种各样的设想,直到有一天我出现了,女儿说现在在和我谈恋爱,两个人感情好得很。

后来她干脆发来了语音。她的声音里有一种渴望倾诉而又把焦虑隐藏起来的纠结感。她说当时如果他们横加干涉,女儿肯定很伤心。毕竟是小男小女,今天还你侬我侬,明天可能就分道扬镳了。

没想到我们俩走到了今天。甚至跨过了毕业,竟然要谈婚论嫁了。她说请我来吃饭,内心做过各种斗争,最终还是决定见到真人才做决定。

阿德:看来你没有符合他们的预期。

这应该是我人生第一次被拒绝。也是我第一次发现,谈婚论嫁不像是考试,自己努力就能取得好的分数。我找到女友,聊起了她家里人的想法,女友说其实她父母已经找她谈过好几次,怕我有压力就一直没有对我说。

信息对称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和她父母的预期差距这么远——首先我年龄小。她父母希望她找到一个长几岁的。其次,我学历和阅历也不够。她妈妈对女儿对象的理想型是研究生以上,如果有出国留学背景就更好了。显然我不是。因为我始终在这里求学,显然也没有什么走出去的见识。最关键的,还是家境问题。她说她妈妈格外强调了这一点。

我问她,理想的家境是什么?女友含糊了半天,最后蹦出来几个字:至少得有偏单。我说我老家住的就是偏单,这个没问题。女友叹了一口气,说是在这里得有一个偏单。

阿德:最后回归到了房子问题也是常态。其实直接一点也不错,至少你能明白人家相对看重的是什么。

我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哪个父母不希望孩子结婚之后幸福快乐?要是跟我租房子过生活,可能我自己都抬不起头来。对于这一点,我之前是有过准备的。过年回家时我问过我妈,说我如果留在天津了,家里能否帮我解决买房的问题。我知道我说这话挺不上进的,但是没有办法,这个城市的房价挺高的。

我妈当时跟我说,早就为你考虑好了。别看你爸不负责任,在这点上还是心里有你的——几年前就给我妈一个三十万的存折,说是给孩子买房用的。听到这话,我一阵唏嘘,心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夹杂着恨和感动。

我背着她也打听过房子。以我的首付,再加上我的公积金,是能买房的,不过是个独单。这是我的最大能力范围了,除此之外我还能做到的,就是把这个小家布置得温馨可爱。

阿德:一居室和两居室,其实只差一间房子,但背后反映出来的问题,其实很深刻。

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一起。但和她妈妈接触久了,我越发了解到了,为什么她这么敏感房子:她的亲戚朋友,婚房都是偏单甚至更大。在她意识里,独单是给一个人住的,而不适合结婚过日子。更重要的是,买独单还是买偏单,反映的不仅是经济实力,也是对于这份感情的重视程度——在某种程度上,我是能和她家人达成共识的。如果有能力,谁不愿意给对方提供更好的条件?问题是,我眼前真的是捉襟见肘。

我们的婚事,就这么被耽搁了下来。她家人没再说什么,女友的态度依然是充当和事佬,不想激化矛盾。倒是我妈一个劲儿地问我进展如何,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阿德说】 换位

明知家境一般,还被要求买偏单,看似女方父母有点刻意难为人,其实换个角度看,多出来的这间房,藏着家长们的苦心——小家固然温馨可爱,可是家里有人来访或者两个人吵了架,都没有一个退身步。更别说以后有了孩子,还得换房装修,又是一阵折腾。正是因为是过来人,很多中国家长看到了儿女们很可能要吃的苦头,所以才从这些问题没有爆发前,甘愿做个“恶人”。

我不是只为家长们说话。只是因为房价的上涨,阻碍了很多感情向前房展的可能性。都说成家立业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标志,可是成家不单单是领证,还要买房、贷款、装修,这是一个折磨心志的系统工程。

从这篇开始,我将邀请几位城市青年人袒露心声,呈现城市青年们正在经历的种种压力。也许都是一些断片,但人生就是从断片组合而成的不断裂变——都说知易行难,我们不如先做到彼此了解。

新报记者 刘德胜

新媒体编辑 张宇尘 王妍

  • 新报精华文章导读

    好嗨哟,西站一的哥带乘客“绕出了天际” ……


    大妈顶门唱“喜歌”,天津网友觉得瘆的慌,还有人差点没打起来


    这两人做扣使用假币,被店员发现了!@天津人,注意这手法......



  • 每日新报公众平台

  • 我们了解天津这座城

  •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一秒钟关注我们。

  • 商务合作:18622608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