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数码驿站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X数码驿站网 » 财经

没有游戏的青春

因为最近买了新电脑,我开始着手整理旧电脑上的文件。突然找到了一个word文档,创建时间是2001年。打开一看,竟然是自己写过的一篇关于《星际争霸》的小说。


对于80后,几乎是无游戏,不青春。我们上小学,在电视上连任天堂红白机玩《超级马里奥》或是《坦克大战》;我们上中学,去街角游戏厅玩立式摇杆游戏机里的《三国志》或者《恐龙快打》;我们上大学,在路边网吧的电脑上联网玩《红色警戒》或者《星际争霸》。



而我,很幸运的避开了几乎所有电子游戏。上小学的时候,我家里没有红白机,我只能去同学家里蹭,等游戏机的主人玩累了,我去过一小会瘾;上中学的时候,我几乎不敢去游戏厅,有时候在门口徘徊很久,咬牙进去了,也只敢站在后面看看别人玩。一只眼睛看着屏幕,一只眼睛还要盯着门口。



很多人会说,上大学总没人管了吧,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在宿舍打游戏或者去网吧包夜。很遗憾,我上了军校。大二的时候,我也硬着头皮问父母要钱买了个组装的台式机。但是,在我的大学,自己买的电脑要统一放在一个叫电脑房的地方,进出那个地方有时间限制,平时不开门。即使在开放时间,也不允许随便打游戏,被查到了就要写检查。只有周六晚上,那台电脑才是自由的,我会和同学们一样,打游戏看碟。但是幸福的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哨一响,无论你在干什么,关电脑走人。至于网吧,周日出学校都有名额限制,包夜就别想了。



那个时候我和同学们一样,痴迷于《星际争霸》。心里总想着那些坦克、飞船还有刺蛇、圣堂,可是又没法玩。不能玩怎么办?我只能动笔写,记下自己曾经的幻想,因为那个时候在电脑上打字没人管。


现在再读这些文字,有些幼稚,也有些可笑。一字不改的摘一部分放在这里,追忆一下我那没有游戏却仍然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一)

我站在学校的模拟训练中心楼前望着灯火通明的大楼心中只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很奇怪,别人从这里走的时候都是那么踌躇满志,而我却全然感觉不到。三年的高级战略学习丝毫不能让我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任何信心。


当年阿姆斯特郎的那一小步让人类走的太远了。ZergProtoss这两种本来那么遥远的生物如今却离不开我们的生活。在过去的五年中,我面对了太多的血。一名最基本的机甲战士就是用手中的机枪向前扫射,前面是Zerg的血,旁边是同伴的血。


我坐在星际寻洋舰上,一个个逝去的星球上都可以看见Protoss那漂亮的可谓金碧辉煌的建筑,这个有着和人类一样的智慧的民族的血液中流淌着更高贵的血统。ProtossSZerg进行了长达千年的战争却依然节节后退,如今和人类一齐战斗,他们称我们是Terran。而Zerg没有什么文明可言,他们的信仰就是Kill。不要说那些吞噬者与守护者,单单是迅猛兽与刺蛇就具有使你丧命的高超绝技。Zerg仿佛梦魇一般,就是Protoss那闪着深蓝色银光面具下的面容也会扭曲。


大约3个小时,我从巡洋舰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有Protoss的一位执行者在旋梯下等我与我的同学们,他的浑身上下有银白的炫光在飞舞,在Protoss的社会里他是第二挡的指挥官。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他们的总部。


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仲裁者坐在椅子上。他与执行者的区别就是他的眩光是红宝石颜色的。


诸位,上午好,欢迎你们来到Protoss第三战区。我是这里的仲裁者,你们最好叫我仲裁官,不过按照Terran的习惯,你们可以叫我的名字—Stuff。”Protoss讲究礼节和等级,更令人类不及的是他们很容易就掌握了我们的语言。


诸位都是Terran的战斗精英,我有理由相信你们的能力。不过我要重复强调一点,是沟通,不要因为我们是不同的种族,在Zerg的眼里,只要你是生物,就是一样的。你们会和Protoss的执行者组队配合,愿神常在你们的身旁。


接着我们来到了另外一间房子,一位执行者给我们了具体的职务,每个Protoss的执行者都在面具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与职务,而对我们,按照我们的习惯发了铭牌。我接过自己的铭牌,上面刻着:第三战区飞行大队Terran协同指挥官与Terran第三战区支援部队飞行部队指挥长官:MR. Star    少校


Protoss将职位看很重要,在地球上我是不会将上面两个职务分开的。你好,Star少校。我是第三战区飞行大队Protoss指挥官执行者Kard,很高兴认识你并与你合作。一位Protoss执行者向我伸出了手。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也伸出手,握了一下他的手。


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去飞行大队吧。他说。


好吧。我答应着,与我的同学告别了。他们也一样,被他们的Protoss伙伴催促去岗位。我们每个人都清楚,我们不知道什么等待着我们。我们都是从最基层的战斗单位来的,生死已经习惯。彼此之间也没什么感慨,大家简单道别就各奔东西去了。




(二)

坐着Protoss的陆地战车金甲车,5分钟后就到了大队基地,也就是第三战区的中心航空港。指挥大楼的左边是Protoss的飞行器:灵活的海盗飞船,庞大的航空母舰。右边是我们的飞机,就是望不到边际的运输机。


在途中,Kard说了很多,但是我只记下了一句:我们梦寐的神庙就要回到我们Protoss的手中,想起来真叫人兴奋。


登上指挥室,已经有四位上尉在等着我。起立!少校先生。飞行部队第一、二、三军团和特别护卫军团司令官JohnsonCrissPatriceSpeed向你报告。


请坐。我认识你们了。介绍我们的情况吧。我一边坐下,一边说。


报告少校先生,我们共有运输机900架,平均分三个团,另外有200架幻影战机和40艘巡洋舰,作为护卫军团。”Criss站起来说道。“Protoss的海盗船可以协同我们保障运输,但他们要参与空中打击,能帮助我们的数量有限。


我们共完成大小40多次任务,至今还没有飞船的损失。在各个战区中是最好的。”Speed插话了,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自信与荣誉。


先生,那是因为Zerg没有进攻,没有实质的进攻。自信很重要,但不是绝对。我不冷不热的回答了他。我希望你们不要把Zerg看成是仅仅靠数量取胜的低等种族,他们有战略,有思想,只是没有文明的意识。他们的战斗技巧令每个与他战斗过的人都佩服。


那是机甲战士吧。我们幻影飞行员不怕它。”Speed的话代表大多数空军的观点。在他们眼中,机甲战士是低等的。


好了。我不管你的想法是什么,你的任务只有一个,执行。你会完成好的,是吗,上尉先生?我用上了在学院中的官腔。从现在开始,你们随时保持一级战备状态。所有的战机保持在出发状态,飞行员全部到位。


是!


其实我的话并不全是愤慨之言,因为Kard对我说,Stuff要收复神庙。


神庙,唉,那是多么惨痛的记忆。每当从记忆的最深处翻出它,我都不免哀叹。那是一个月的炼狱,漫山遍野的刺蛇和雷兽,盘旋的飞龙遮蔽了天空。Protoss延续亿年文明的象征神庙,让它的捍卫者付出了代价。理性的Protoss战士疯狂了,一个又一个军团的狂剑客,龙骑士,圣堂武士绵延不绝的向敌人冲去。每一个Protoss战士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蓝色的火焰在他们的盔甲上燃烧,没有灰烬的熄灭代表着他们的神圣死亡。他们用自己的灵魂搭起了心灵的防线,在剩下的每个Protoss公民的心里,他们的神依然纯洁,并将一直与他们同在。


Stuff说要收回神庙,这意味着一场没有退路的战争。Protoss不会容忍神庙长时间沦陷。看看第三战区的战斗序列,所有的一线战斗部队都是Protoss嫡系,我们人类只是帮助他们进行运输任务。


在他们的理念中,不能靠外族来收复神庙,那是他们的信仰底线。他们在最基础上要与人类分开,尽管其他时候他们对人类甚至比人类自己还信任。


那就迎战吧。我对自己说。



 (三)

第十天上午1000,当我走进我的旗舰,我对自己说,你将不再是机甲战士,现在你将负责别人的生死。


旗舰开动了,来到飞行部队的大型机场,在那里所有的运输机和幻影战机已经集合。一时间机场里马达开始轰鸣,飞机发动机的尾焰绵延不绝的构成了火的长城,我们踏上了马耳斯的舞台。从机场到集结地的路上,到处是威武的Protoss武士。他们斗志昂扬,高唱他们的圣歌。


报告,第一军团侯命。


报告,第二军团侯命。


报告,第三军团侯命。


报告,护卫军团侯命。


全体飞行员注意,按照飞行计划飞行。如果有情况马上报告。各军团按飞行队形就位。我下达出发前的最后一个命令。


我坐到监视屏前,命令参谋打开全角雷达,屏幕上出现了整个队伍的图像。目标100954992311。速度75。全速前进。


一支庞大的混编舰队最重要的是保持队伍的连贯性,我特别让Speed率领他的军团在保证左前方的同时安排三分之一的幻影飞机到舰队的前后巡逻。同时实行阶段行进,即将舰队分成几个梯队,前面行进一段就停下等后面,后面同时为前面行进掩护,这样步步为营能保证在局部的防御力量能集中。


出发之后,我命令雷达密切注意我们的途中所有行星的背面,同时还启动生物探测器,一分不停的扫描。Kard的海盗飞船在前面按照每2分钟的频率向我报告情况。


舰队在星际间不紧不慢的飞行着,前面的海盗飞船向我报告着先锋飞行军团的战况。


很快,他们就报告他们的航天母舰已经控制了Temple星球北纬40度的一块高地,所用的时间少于原来计划的,他们要求我们加速。航天母舰,原理和地球原始海战中的航空母舰一样,靠的是携带的飞机发挥作用。航天母舰在战场雷达上巨大,而且它携带的飞机能将电子地图的一角弄得满天飞舞。如果只从质量上考虑,它无疑是坚不可摧的。


我们的飞行也没见到异常,难道Zerg真是在生殖周期里活动很少,我怎么以前就没觉得。在我的战斗历史中,不管是否生殖周期,Zerg的数量与活动能力几乎没有变化。选择生殖周期作战只是可行,并非必然。我感到疑惑。


长官,我们加速吧。不要阶段行进。”Speed在话筒里对我说。


……”我有点犹豫。趁前面没有战斗,我们登陆可以付出最小代价。”Johnson也发话了。我十分不相信Zerg会轻易的让我们轻松登陆,但是错过登陆时机也不行,毕竟现在情况就是这样。那么就加速吧。队型直线,速度120,前进。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