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数码驿站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X数码驿站网 » 财经

小说:他装作不会玩英雄联盟,其实他的技术常人难以企及

小说:他装作不会玩英雄联盟,其实他的技术常人难以企及

“妈!你俩儿子回来了!”隆一进问就喊。

“又胡说八道了!你这孩子没一天正经的!”一声无奈又带着宠溺的女声从厨房传出。

“谁胡说八道了?!自己出来看看这是谁?”

“又搞什么花样呢?”声音渐近,说明隆的母亲正从厨房出来。此时方锐的心跳正在加速,6年未见的干妈,从小抚养自己长大的干妈,伤心时最想撒娇求安慰的对象….现在即将出现,方锐有些手足无措,他有些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说些什么了。

“咵”连接厨房与客厅的门被打开,一位扎着马尾,穿着围裙,戴着手袖的中年妇女出现在方锐的面前。她手放在门把,嘴巴微张,满脸呆滞,眼中带着惊喜。像是刚想从门里出来,随口想问句“谁呀”,却看见了难以置信的事物。

“干妈!”看着干妈的表现,方锐轻松了许多,干妈瞬间进入呆滞,说明干妈瞬间认出了他,眼中的惊喜说明干妈看见他很开心,所以,他很开心,见干妈仍在那愣着,便又开口撒娇道“干妈~不欢迎您儿子回来吗?”

“啊?怎么会?你这孩子,一回来就取笑干妈。哎哟,都长这么高了,干妈没敢认。方隆,你这孩子,小锐回来了,这么大一事也不提前说一声,害妈啥心理准备都没有!?”隆母发现自己的失态后赶紧解释道,紧接着又责怪了方隆一番,她觉得肯定是方隆这孩子想看她出丑,故意的。

“我也是10分钟前才知道的!”,隆觉得自己非常冤!

“赶紧去洪叔那搞点烧鹅,再买点肉丸什么的,对了,打电话叫你爸下了班赶紧回来,不,叫他赶紧回来,对了,买些可乐回来,小锐最喜欢可乐了!”隆母不容分说的发布着命令。

“干妈,不用那么麻烦啦…”

“不麻烦,来来,让隆忙活去,你和我说说这几年怎么过的,都不给家里报个平安,肯定有故事。“隆母不等方锐说完,便打断道。

“你先和妈说说吧,晚上也给我说说,这几年怎么过的,我去去就回。”说罢,隆就出去了。

方锐瞬间头大,久别重逢的喜悦也瞬间被打散,因为他这6年过的有些奇妙,特别还有两年的牢狱生活,他可不想干妈知道这些。不过还好,在监狱两年,跟各大骗子交流过一段时间,胡编乱造的能力还是蛮强的,所以他尽量避免正面回答干妈的问题,而且尽量扯些美国的风土人情。

就这样被方锐有惊无险的混到了晚饭时间,而晚饭上,干爸干妈不停地夹菜,更是让方锐受宠若惊,直到晚饭结束,方锐都没看着饭长啥样。而旁边的隆看见此情此景,不禁更是直呼:“到底谁才是亲生的!?”而更让隆抓狂的是,父母不约而同地回答道“你,所以你多吃点青菜,烧鹅多留点给小锐~”隆被瞬间ko。

如此画面,不禁让方锐心底直呼“回家的感觉真好!”

饭毕,隆母让俩孩子自己聚聚,顺带吩咐隆收拾出方锐的房间来。

“你怎么看?“看孩子都上楼后,隆父对隆母问了句。

“什么怎么看?孩子回来,高兴呗,还能怎么着?”隆母理所当然的答道。

“不是,你忘了当年,小锐离开时,那些人怎么说怎么做的?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让小锐单独回来?”隆父似乎没有因方锐的回归而被喜悦淹没了头脑,显得很冷静。

“回来了就是好事,小锐不是说会在这长住吗?他父母也答应了。”

“你觉得有可能?估计小锐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撒了个谎。”

“那又怎样?小锐回来了就是好事!怎么了?你有意见?”隆母立马不乐意了。

“瞧你说的!小锐我们看着长大的,你以为就你一个人疼?笑话!小时候他急性阑尾炎,是谁大半夜背他跑几里地去医院的?!”

“那你瞎分析啥?小锐回来就好!别扯那些有的没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追了那么久福尔摩斯,凡事我都爱分析分析,老毛病嘛~”隆父谄谄地解释道。

楼上房间,隆和方锐瞎扯半天后,好似想起了什么,把方锐带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打开一个貌似是游戏界面的玩意,指着上面像是一个徽章,银里带绿的图案,骄傲的道“看见没?”“什么?”方锐回答得很无辜,让隆很崩溃。

“白金呀!!!你都不玩游戏的吗?连lol(英雄联盟的简称)都不知道?!”隆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方锐。

“最近两年没怎么玩游戏,但以前我玩有玩dota,lol倒是有听过,但白金什么的,不了解。”方锐继续满脸无辜的摧残着隆的虚荣心。

“你竟然连lol都没玩过!!!!???我醉了!!不行,我要拯救你,来!我教你,让大神带你飞。”说完便把方锐按到电脑前坐着,开始了他的教学…

在洛杉矶郊区,有着一栋占地2000多平米的豪华别墅,而主建筑上那巨大的m的logo表明了,这不是哪个美国大亨的收藏品,也不是哪个nba球星的私人住所,是美国最大的电子竞技俱乐部Mars俱乐部的训练基地。

此时在某个馆场内,七,八个年轻人正坐在电脑前,打着当下世界最热门的游戏之一英雄联盟,他们都在打rank(排位赛),玩英雄联盟的玩家应该大都会是打匹配心态比较放松,而打rank(排位)则特别严肃认真。

而在场的年轻人,无一例外都是一脸轻松写意,甚至有的还边玩手机边打,要知道他们打得可是美服最高端的局,最强王者局!他们表现的却像是在匹配,不,像人机更确切些。为何他们如此嚣张?难道因为他们是臭名昭著的“演员”?

不!他们嚣张是因为他们是Mars,西方lol最强战队!对他们而言除了比赛,其他的局都只是为了练手玩玩而已。

而在场馆中央,一位二十五左右有着东方脸孔的男人,正在认真的看着视频,他叫具永浩,Mars战队的美籍韩裔教练,一个有着无数辉煌过去的电竞巨神,无论是在选手时期,还是现在的教练时期。

似乎是某种难以言喻的默契,大家都没说话,室内只有“啪啪啪”队员们敲打鼠标键盘的声音。不过这默契不久便被他们的领队助理打破了。

“教练,领队叫我通知您一件事。”领队助理,一进来就开口道,看来事情有些急。

“怎么了?”

“他出狱了!”领队助理的声音有些兴奋。

“嗯?谁?”教练的注意力显然都在视频上,所以回答的很言简意赅。

“tyrant!”

不知因为助理声音有些大,还是选手都游戏结束了,整个室内变得鸦雀无声。

“什么时候?他现在在哪?”还是教练打破了宁静。

“前两天,刚出来没多久就去中国了。”

“这么急?原因呢?其他战队捷足先登了?中国?不应该呀,在中国他的资料应该很少才对。”

“这个还不清楚,领队正在跟进呢。”

“好,有情况立马通知我,如果有机会最好能直接与其签约。”

“明白了,没事我先走了。”说完,领队助理便离开了。

而随着他的离开,训练室内仍保持着平静,但平静的环境下是队员们不平静的心,毕竟“tyrant”这个id对队员们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

当然,有个队员例外,艾克,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帅哥,今年17岁,是队内的新晋主力adc。

“教练,tyrant真的有那么强吗?至于让你们一个个游戏都不打了?!”

“杜比,你是过来人,你说一下吧。”具永浩依旧自顾自的思考着,把难题丢给杜比克,并没有多做解释。

杜比,Mars战队队长,美服第一中单。他沉默了许久,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他是个变态级别的天才选手,他拥有无以伦比的洞察力和时机把控能力,变态的反应速度,精确的计算以及恐怖的手速。他是个人实力达到顶峰的代名词,15岁出现在电竞圈,,一年时间,他拿下各种大大小小的电竞赛事冠军,而在他的专职项目dota里面,更是无敌的代名词,当时没有任何一个战队敢让选手与其单对单对线,他所在那条线必定是对方的双人线所在的那条线,一些弱队甚至要牺牲打野让3人与其对线,因为一旦让他取得优势,就如他的id“tyrant”,一个统治全场的暴君,等待对手的是各种秀杀,我和他队内训练对线过28次,完全被杀崩27次!还需要我再举例不?“

“可是就算他再强也两年没有训练了,甚至没有碰过键盘了,他还值得你们这么看重吗?”虽然有些震惊,但艾克依旧满脸的不服。

“今年,他才18岁呀,远没有到退役的年龄,他在dota创造的神话,有理由让我们相信若是他投入lol的训练,他将在lol再续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