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数码驿站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X数码驿站网 » 百货

说好契约结婚蒙过长辈就行,如今2年期到,他倒不认账了

说好契约结婚蒙过长辈就行,如今2年期到,他倒不认账了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卷毛兔

简介:沈暮雪时众人眼中的“小白兔”,也是叶向琛心中“没心没肺”的女人。可就是这个看上去牲畜无害的女人却隐藏了“狮子”般的身份。

1

叶向琛下了车,脚底下像是踩了棉花似的不由得踉跄几步。在助理赶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很快地调整好自己的步伐。不过是多喝了两杯,他还不至于让人扶着回家。

摆了摆手示意助理可以回去了,自己一个人踏着一块块青石板拼凑的小路来到别墅前庭前。

复古的雕花大门,厚重又严肃。叶向琛推开密码锁装置,对着那上面的数字一通的指指点点。几分钟过去了,显然他的排列组合方式没有得到大门的认可,大门依旧纹丝未动。

叶向琛又耐着性子,继续戳戳点点。此刻他体内的那点儿酒劲儿正在一点点地向上蒸腾发酵着。

在他决定换另一种踹开的方式试试看时,大门忽然“嘀”地一声打开了。

从屋内窜出一抹亮色的灯光,灯光下是一个带着娇柔笑容的女子脸庞。

“你回来了。”沈暮雪笑眯眯地看着叶向琛,他身上有酒气,但并不刺鼻。

伸手轻轻扶了他一下,看出他下意识的拒绝,她又将手收回,脸上没有半点的不高兴。

沈暮雪进了厨房,将蜂蜜冲进杯子里。叶向琛看着她一身藕荷色的真丝睡衣站在柔柔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虚幻。

“喝完就早点儿睡。”沈暮雪将蜂蜜水放到他面前,转身上楼去了。

脸上依旧带着轻松自在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晚归喝醉的丈夫而生闷气。

叶向琛摸索着玻璃杯,他这个妻子脾气还真是出奇的好,结婚到现在他还从未见过她生气的模样。

早晨叶向琛醒来,果然因为蜂蜜水缘故,没有出现任何的头痛感。起身的时候,床的另一边是空的,不远处的衣架上是已经熨烫好的衬衫和西装。

其实,很多时候叶向琛都不知道沈暮雪是什么时候入睡的,什么时候起床的。他们好像很能做到互不打扰。

楼下的饭厅里,沈暮雪一边戴着耳机听音乐,一边将煎蛋盛到盘子里。

见他下楼来,笑眯眯的叫着他一起用早餐。

叶向琛坐在餐桌前,看着喝着牛奶哼着歌的沈暮雪,她看起来总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今天上午还有个商务会议,助理和司机已经在外面候着了。”沈暮雪温柔的提醒着他。

看着她愉快的吃煎蛋的样子,叶向琛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今天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新锐的珠宝公司上了新品,自然是去尝鲜喽?”她对着他展颜一笑。

叶向琛这才看出来,沈暮雪化了淡淡的妆,睫毛仔细的刷过,一根根的卷翘可爱,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的。

对啊,她才不会闷着自己,她有的是让自己开心愉悦的事情可做。看来是他叶向琛多虑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盘子里的煎蛋用番茄酱画了个笑脸,便用刀叉将那笑脸打了个重重的叉叉。

2

上午的商务会议进行的很顺利,跟珠宝公司的合作计划很快敲定并推进了日程。说来也是巧,这次的珠宝公司正是沈暮雪早上所说的那家新锐珠宝公司。

送走了洽谈的客人,叶向琛的电话响了起来,沈暮雪的声音听上去轻松又愉快。

“下月底是爸爸的生日,我会赶在那之前回来的。”她音色爽朗,心情不错。

“你去哪里?”叶向琛皱了下眉头,他仿佛听到了机场里的播音声。

“我要去米兰一趟,时装周就要开始了。”她的声音里又添了几丝的兴奋。

叶向琛挂了电话,脸色铁青恨不得将米兰两个字踩在脚底下。

连加了几天班的叶向琛约了几个好友去酒吧。几瓶酒之后,大家的话题就开始由工作项目转向了家庭。

无一例外的大家都在说着沈暮雪的好话。

“老叶可是我们之中最有福气的,娶了个最省心的老婆。”

“对,平日里什么都不管,也不会发脾气,一看就是一只牲畜无害的小白兔。”

“嗯,可比我家里那位强太多了,我那位动不动就耍性子,闹情绪。”

“对对对,还让我用不同的方法道歉,不满意就要重新再来一次。我可真是头疼得要命。”另一人感同身受的随声附和着。

巧的是,那人刚说完,电话就闪了起来。

“哎你看刚说完,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那人摁了接听键,声音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温声细语的叫道:“老婆”。

大概解释了十几分钟以后,那人才回来,嘴上还不停地说着:“老婆就那脾气。”之类的话,可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满和生气。还乖乖的录了一段视频给老婆发过去,最后还不忘叮嘱,“老婆你看,都是大老爷们儿,你放心吧。”

周围的一群人虽然在揶揄起哄,可他还是满面红光笑着,那幸福的神态无人能及。

“时间也差不多了,都散了吧。”叶向琛站起身来。

一群人像是解脱了一般立刻相互告别离开,在出了包厢的一刻各自掏出了手机,低声细语的打着电话。

叶向琛忍不住的冷哼一声,这些人什么时候转的性?

坐在车子里,车窗外夜幕下的霓虹灯一个个的在眼前划过。这个时间的沈暮雪在做什么?从她出国到现在已快一周的时间了,竟然一通电话都没有。她还真是让他省心。

临近月底,之前的方案突然出现了问题,公司提供的设计方案被指有抄袭的嫌疑。合作方忽然提出终止合同。

叶向琛忙着处理紧急事物又是接连好几天没有回过家,其实这样也好,沈暮雪不在,他回去也是空荡荡的一间屋子而已。

“喂,你怎么才接电话,我已经下飞机了,你现在在哪儿?”

他忙的焦头烂额,看都没看接听了电话,电话那端就传来了她清脆的声音,叶向琛不由的深呼了口气,眼前所有乱七八糟的事仿佛没那么难了。

他亲自开车去机场接她,远远的看见她一身最新款的高级定制穿在身上,路过的人总要忍不住打量她一翻。

看见他时,她笑眯眯地冲着他挥着手臂,眼睛亮亮的,像天上的星星一般。

3

叶家的寿宴,简单却也隆重。至亲好友一个不落悉数到场。

沈暮雪带了很多礼物,一路上都兴高采烈的,那劲头倒不像是公公过生日,更像是自己过生日。

“怎么买了那么多?”叶向琛瞄了一眼车后座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纸袋。

“每个人都有的。”沈暮雪笑眯眯地回答。

呵,每个人都有……

他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的速度骤然提升,引得沈暮雪一声惊呼。

宴席上,沈暮雪再次毫无例外的得到了一众长辈的好评,又是乖巧又是懂事,礼物买的也贴心。

叶向琛的父母更是夸赞儿媳妇比亲儿子还要卖力。

而叶向琛就站在她的身旁一言不发,她今天穿了白粉色的精致套装,眉眼一笑起来就弯成月芽状,再加上能言会道,惹得一众长辈开怀大笑,自然是讨人喜欢的。

看着她将大大小小的礼物分发出去,脸上透着红彤彤的光,他也不由的跟着翘起唇角。

“哎哟,大嫂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不知道给大哥准备了什么?”突然问话的是叶向琛叔叔家的弟弟叶向琰,他手上正把玩着沈暮雪送的礼物盒。

叶向琛面上一沉,没有说话。

“你大嫂送给你大哥的礼物怎么会让你看见?”有长辈说道。

“嗯,也是。从大哥大嫂结婚以来,他俩就是出了名的恩爱。这礼物怎么会少了大哥的份儿呢?”叶向琰继续揶揄着看向叶向琛。

“向琰,是不是嫌你的礼物太少了?”沈暮雪嗔笑着,“我知道你最喜欢的车要上新款了,有没有兴趣?”

叶向琛听完她的话立刻皱了眉,想要打断她,却被父亲叫到了一边。

叶父问及公司涉嫌抄袭的事情,他一面应答着,一面看到沈暮雪和叶向琰谈笑风生的样子,不知道他们说到了什么,两人竟笑做了一团。

“资金断裂的情况还有抄袭事情的调查不要掉以轻心。”叶父看出他的心不在焉。

“放心吧,父亲。我会处理好的。”手中的香槟酒喝光,胸中的闷气却在上升。

寿宴结束已是晚上,在叶母的挽留下,沈暮雪欣然答应留下来住一晚。

跟叶父叶母道了晚安,沈暮雪就回了楼上的房间,浴室的水很舒服,她终于可以放松一下。

浴室门在下一秒忽然被拉开,叶向琛毫无顾忌的走了进来。

“你……你……出去!”

沈暮雪羞怯的去抓毛巾遮挡自己的全身,整个人却被叶向琛从水里捞出打横抱起。

“你要干什么?”沈暮雪慌了。

叶向琛将浑身湿漉漉的沈暮雪扔到床上,他欺身而上,牢牢的钳住她。

“你说呢。”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凭什么人人都有礼物,偏他没有?凭什么叶向琰喜欢的车,她就记得清清楚楚,还双手送上?

“你就是我的礼物……”

叶向琛最后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沈暮雪下意识的将自己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其实这感觉还真不赖。

4

沈暮雪抬头看了看时间,窗外的夜幕已经降临,她揉了揉发紧的太阳穴,继续盯着电脑上发过来的文件和数据。

这上面的问题远比她想象的要大,而且幕后操作的人一定是个中高手,很会将问题隐藏,让人摸不着头绪,找不出原因。

她的手指上下翻飞着,眉头紧锁,眼神中是不可小觑的严肃和认真。

电话和信息一个接一个的被她解决着,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

再抬头的时候,天空已经蒙蒙亮起,而叶向琛又是一夜未归。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起身去煮咖啡。疲惫地靠在沙发里打开电视,百无聊赖地换着频道。

忽然电视上就出现了叶向琛和某女星亲密搂抱的影像,两人被拍到一同钻进了车子里,逗留许久之后车子离开。时间正是昨晚。

沈暮雪将电视关闭,端着咖啡上楼,其实也没什么的,她应该什么都想得开,就是现在头疼得厉害了。

晚上的西餐厅衣香鬓影,沈暮雪约了叶向琰谈新车上市的事情。这是个不错的新项目,叶向琛嗤之以鼻,可叶向琰却十分的感兴趣。

她一面喝着蜂蜜柠檬水一面看着平板上刚发过来的合同书,忽然一串高跟鞋的声音在她的面前停止。

沈暮雪抬起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哦对了,是大明星露西。

“沈小姐?”露西直截了当的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

“直接说了吧,想必新闻你也看到了,我和叶总之间你就别为难自己了。”

原来是第三者来找茬儿的,沈暮雪笑了一下很有耐心的听她讲下去。

“我怀了叶总的孩子,你还是主动退出吧。”露西看着眼前的女子,忽然觉得沈暮雪根本就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好欺负。她的眼神会令人禁不住害怕起来。

“哦?”沈暮雪挑了下眉头,道:“张西露,颠倒黑白这件事,可不像倒着写你的名字那么容易。你确定肚子里的是叶向琛的?那你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时候怀上的?不会是昨晚吧?叶向琛就算是英明神武也不会快到这个地步。”

沈暮雪慢慢的盯住露西的眼睛笑着说道:“还有,叶向琛早就做了绝育手术,你借着肚子想蒙谁呢?要是让叶向琛知道真相,当心一夜之间你就会从大明星变成人人唾弃上位不成的怨妇!!”

露西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哽在当场脸色十分难看,原本想拿怀孕吓唬沈暮雪的,哪知传言都是骗人的,什么人人可欺负的小白兔,明明就是会吃人的母老虎!

“说得好!”有人拍着手掌走了过来,叶向琰上下打量了一下露西,“还不走吗?张西露小姐?狗仔的鼻子可是最灵的。”

他转过脸来看着沈暮雪,伸出大拇指说道:“大嫂,厉害啊。连大哥这种隐疾都爆出来了,小弟我自愧不如。”

5

叶向琛的办公室里秘书忽然来汇报,关于方案抄袭的事情,珠宝公司已经同意和解了。

紧接着引刃而解的还有之前资金断裂的问题,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瞬间全部烟消云散了。

叶向琛查看着重新发过来的合同,眉头舒展开来,可心里总觉得奇怪,这事儿怎么就解决得这么痛快?

走出办公大厦的时候,叶向琛却碰上了一个人。

白丽姿坐在他的对面,精致的妆容一如当年。叶向琛站在原地,其实并不想走上前。

白丽姿眉眼含情的说了什么,叶向琛没怎么听进去。只是在最后送她回公寓的时候,听见白丽姿对他说:“向琛,我们和好吧。当年是我不对,现在我回来了,我们重新开始吧。”说完她吻上了他的唇。

叶向琛的车开的飞快,他清楚的记得他对白丽姿说道:“我已经结婚了。”

是啊,他得回家看看沈暮雪。

车子熄火,别墅前庭的大门轻而易举的被打开,密码设置被取消了,随便一个数字就能打开。

客厅里一片漆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向他袭来。

沈暮雪的东西不见了,连同她本人也一起不见了。

他两个多月没回家,她就消失不见了。

二楼的房间里,躺着一张离婚协议书,下面还有一行沈暮雪亲笔留下的字迹:两年期限已到,叶先生我告辞了……

叶向琛狠狠的将那张纸揉成一团,可又将其慢慢的打开。发了皱的纸上,是她小巧秀丽的字体。

珠宝发布会的庆功宴上,叶向琛心不在焉的听着秘书悄声汇报,还没有找到夫人的消息。他沉着脸,将杯子里的酒一口气喝光。

原本今晚的庆功会他是焦点,可是现在因为沈暮雪的消失,他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珠宝公司的朱总忽然走过来笑呵呵地说道:“叶总今晚不开心?”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叶向琛依旧皱着眉头。

“既然是小事就更不必放在心上了,叶总有那么一个精明能干的夫人,不管什么事情都会帮叶总轻而易举的解决掉的,本人还真是不得不佩服啊。”

看着叶向琛一脸的疑惑,不明所以。

朱总看他不说话,笑道:“你别装了,尊夫人实在是厉害,你我之所以能达成最后的合作,还不是因为尊夫人亲自找到我,亲自给了我最完美的修改方案,我真的被你们的真诚打动,替我感激尊夫人。”

是她,修改了方案,亲自找到了朱总?

叶向琛心里忽然漏跳了一下,紧接着其他人也纷纷走过来附和道:“在米兰的时候,我也见过尊夫人,她的头脑可是以一抵十,迅速以惊人的才能拿到在米兰的第一批高级定制的服装……”

叶向琛一瞬间想被什么击中了,他的资金恢复不是父亲帮忙,而是沈暮雪早做了未雨绸缪。

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赞扬着沈暮雪聪明能干时,叶向琰适时的打断众人。

“大嫂近来身体不适,待身体好转一定感谢大家的认同和赞赏。”

待众人离开,叶向琛一把抓住叶向琰的手腕,恶狠狠地问道:“沈暮雪到底怎么了,她去了哪里?”

叶向琰看着他着急的模样,笑了说道:“大哥,她是你老婆,你怎么来问我?”

6

叶向琛缓缓的松开手,她是他的老婆,可是关于她的另一面他真的是一无所知。

叶向琰递给他一杯酒,说道:“哥,两年前你们为什么结婚,你还记得吗?”

这句话似乎一下将他拉到了初见她时的场景,她永远都是笑眯眯样子,即便是为了家族联姻,即便是没有感情基础,她依旧心甘情愿,开开心心的嫁给了他。

“大嫂所有的表现都像一只牲畜无害的小兔子,可是兔子也有急的时候。你以为她的所有购物血拼出国游玩都是一个败家少奶奶的作风,其实那不过都是她的幌子。她为叶氏铺前忙后,却只字不向你提起。她将所有的聪慧能干隐藏,就是不向你表露。你以为是为了什么?”

“为了两年后要离婚。”除了这个答案,他想不出来。

“呵……”叶向琰冷笑起来,“因为她知道你不爱她!”

“公司里幕后的事情她帮你把控着,不让你出差错。露西威胁她怀了你的孩子,她替你处理的干干净净。”叶向琰口气淡薄的将所有事情说了出来。

“露西去找她?”叶向琛跟露西什么都没发生,没想到露西竟撒谎去威胁沈暮雪。

“大哥,我有时候真是羡慕你,你是长子长孙,还找了个这么厉害的老婆。就连白丽姿回来,她都会主动离开。”

“她知道白丽姿回来?”叶向琛只觉得所有的事扭成一团,而他什么头绪都理不清楚。而沈暮雪却一步一步比他清楚。

“哼!你以为抄袭案件的幕后黑手是谁,还不是你那位初恋情人?!大嫂早就开始调查,她一早就查到了白丽姿。要不是大嫂力挽狂澜。白丽姿早就利用对你的了解,从中作梗,差一点毁了整个叶家。”

叶向琰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大嫂大概觉得白丽姿才是你最爱的人,所以她在做完一切之后,就选择离开了。”

“你现在知道大嫂有多厉害了吧?其实呢,大嫂只是将新车的项目交给了我,她只是怕有一天你会有所需要而已。所有的资金都是她帮你扭转的。”

叶向琰看着一言不发的叶向琛,“两年前的协议不过是帮助沈家渡过难关,而这两年里沈暮雪所做的早就将一切还清了。只不过大嫂觉得她拿不走你的心而已。”

有什么东西在锤击着他的心脏,叶向琛只觉得心里生疼。这两年她有多少笑,他就有多少冷若冰霜。他以为是她不在乎,可却是他忽略了她的真实感受。

看着他一脸悔恨又伤心难过的样子,叶向琰忍住拿出手机录视频的冲动。

“咳咳……大哥你到底想不想找大嫂啊?”他挑着眉毛看好戏,道:“你要不追回来,我可就要全力以赴的追了啊。这么厉害的女人错过了可就白瞎了。即便是她现在有孕在身……”

这一句话未说完,叶向琰的领子就被狠狠的揪了起来,“快说,你大嫂在哪儿!不然我就收回你手里所有的股份!”

“嘿,你们可真是一对儿忘恩负义的夫妻!气死我了!有这么对待孩子亲叔叔的吗?你掐死我了,就真的找不到大嫂了……”

7

叶向琛找到沈暮雪的时候,沈暮雪正在某个安静的海边城市养胎度假。

她戴着大大的墨镜,白色的吊带裙一直遮盖到脚踝处,最显眼的还是那已经隆起的小腹。

“孕妇应该少喝这种饮料。”叶向琛一把夺过她喝的碳酸饮料,上面的糖分明显超标了。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一定是叶向琰那小子出卖了我,亏我把整个汽车工厂都交给了他。”沈暮雪一脸气愤,即便有墨镜的遮掩,也能看出她白皙娇嫩的皮肤。

“你不想跟我说些什么吗?”叶向琛耐着性子盯着她。一身发皱的西装外加新冒出的胡茬,他这样子实在不像是出来休闲度假的。

“该说的不是都写在纸上了吗?”沈暮雪在墨镜里翻白眼,一只手慢慢的抚上小腹。

“嘶,谁让你跟我离婚的?”叶向琛生气了,这几天为了找到她,他日夜地吃不好睡不好,见到她居然又是这幅态度。

“两年前不是你说的吗?”沈暮雪反问。

“我说的你就听啊?”叶向琛气不打一处来。

“我懒得跟你说话。”沈暮雪站起身准备离开,这么好的海景真是扫兴了。

“你去哪儿,你等等我,你现在肚子里有我儿子,不要乱跑。”叶向琛追在后面。

“谁告诉你是你儿子的?少拿孩子当幌子骗我,该还的我都还了。”沈暮雪快步走在沙滩上。

“都还了吗?叶氏旗下的子公司你不是拿走了吗?”叶向琛抓住她纤细的手腕。

“我……我好歹也当了两年的叶太太,拿走一个小小的子公司不过分吧?”他现在居然还在跟她算计这些?

“当然过分,你的一分一毫,你的全部都是我的,我不准你离开我。”

这一回,他叶向琛是绝对不会放开她了。海上的浪花一朵翻滚着一朵,每一朵都在悄悄告诉你,我早就爱上了你……

结局

叶向琛第一次见沈暮雪的时候,是被父亲和爷爷抓去的。嗯,其实确切的说应该是被押去的。

父亲开车,副驾驶上是母亲。后面是他和爷爷,这分明就是押犯人的意思。

这场订婚宴低调的不能再低调,因沈氏集团出现重大危机,沈氏当家人更是一病不起。叶家自然就是那个救世主。说救世主是好听的,冤大头还差不多。至少那时候的叶向琛是这样的想的。

他不情不愿脸色黑沉的推开门,就看见一身中式改良旗袍亭亭玉立的沈暮雪。美国回来的千金,穿起旗袍来身姿绰约,婉婉动人。

见到他们一家人的时候,沈暮雪笑得温柔可人,至少在叶向琛看来那神情不像是家中出了重大变故的样子。

她真的很爱笑,原本在叶向琛看来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订婚宴里,她全程都是笑脸迎人,眉眼弯弯,眼睛亮得像碎了的钻石。

就是这样的她,将他原本准备好的伤人的言辞全都咽了回去。

结束之后,他送沈暮雪回家。于是就订下那个所谓的两年约定。

沈暮雪依旧笑着痛快答应了,她这个人倒不是死缠烂打的女人。

之后的所有事情,似乎按照他的想法在进行着。但也似乎渐渐地脱离了他的控制范围。

直到,当年陷害沈氏集团的人统统倒台,叶氏集团坐稳业界无人可敌的第一把交椅……

“爸爸……”

叶向琛的思绪被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叶向琛从书桌前站起抱起一岁半的儿子。

沈暮雪端着热好的雪梨汤站在不远处,笑吟吟的望着他。

嗯……其实这样的生活就是他叶向琛最想要的,而他还是对沈暮雪拥有绝对的把控权。(作品名:《心计婚姻》,作者:卷毛兔。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